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踩踏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1698|回复: 0

绝恋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2

帖子

90

踩币

正式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92
发表于 2018-5-20 14:0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呃——我的小肚子,疼……”我轻轻揉着他软软的小肚子,把他的疼痛握在自己手里,“晨,我喜欢你的小肚子,我知道你疼,可是我就是想要虐待你,看你这样子,我的心也疼……我好喜欢……”晨虚弱地笑笑,身子抵在我按着他小腹的手上,对我说:“你喜欢就好……我肠中的癌变已经很重了,我知道你喜欢我腹痛的样子……我把肚子交给你,你想怎样都好。”我心疼了,“晨,躺下吧。”“你要忍住,我喜欢你隐忍的样子。”晨笑笑,平躺在床上,手捂着小肚子,点点头。我从来没有好好对过他。虽然我是真的喜欢他,但我也放不下虐待他腹部的爱好。他长相清彻绝美,身材很好,可是有段时间他身体消瘦很快,每次虐他的腹部,都能感到他腹部的凹陷更明显了,腹肌的力量也不如从前“晨……”我拿开他捂着肚子的手,轻轻解开他的衬衣,从下往上,他柔软凹陷的肚子渐渐裸露,直至露出胸膛,他小麦色的肌肤滑腻细软,尽管癌症侵蚀着他的身体,可他的躯干线条依然那么完美。手移在他腹部中间的腰带扣上,为他解着腰间束缚,“为什么将腰带扎得这么紧?不疼么?”“为了止疼……我的小腹,太疼了。”依然笑着,笑得可人。
“你为什么会得癌症?”腰带松开的一霎,他腹部痛的一颤,被腰带勒住的疼痛重新充满他整个腹部。慢慢拉开拉链,那片让我留恋的地方呈现于眼前,凹陷,却有些淤血。“我告诉你,你不许自责。”晨调皮地笑着说,“医生说我的小肚子里久伤不愈,所以癌变了。”我惊住,望着他调皮的眼睛,“为什么不怪我??”
“我爱你。”“你亲亲我的小肚子,我就不疼了。”他赌气地噘着嘴,讨我的亲吻。我望着他的小肚子,俯身亲下去,一点点舔着他柔软的小腹。他被我舔弄的颤抖,“狠下心,我没事,你高兴就好,今晚,你好好享受我吧,我喜欢你给的疼。”我们约好,今晚,我要亲手切开他的小腹,杀了他,不想再让他活的那么痛。舔遍了小腹,我望着他深邃的肚脐,舌尖探入。
“呃——”他敏感地吸紧肚子,头别到一边,美丽的肋骨和锁骨轻轻颤抖。
我的舌尖用力钻着他的肚脐,舔了好久终于停下,看了眼轻轻闭着双眼的他,又亲吻上他的肚脐,狠狠咬着他肚脐里的肉。他皱着眉头,疼的发抖,却不吭声。
“晨,我想咬下你肚脐里的肉突,好么?”晨睁开眼,看了我好久,“狠心的丫头……咬吧……不过,我会疼的受不住……”“那我放宽要求,你可以吭出声。”我笑笑低头吻上他的肚脐,嘬着他的肉突。嘬了好久,觉得他快要麻木了,便狠狠咬了下去。
“嗯——”很疼呢……
一下子冒出血腥味,但并未顺利将肉突完全咬下。又用了用力,一点点将脐底肉突嚼碎。“呃——疼——”晨哼着,紧咬着唇,肚子起伏,双手攥成拳,指甲抠进肉里。我舔着他肚脐里的血,直到伤口不再出血。“……嗯……帮我揉小肚子……小肚子……疼……”

我覆上他的小肚子,慢慢加力,一圈圈用力按揉,我的手挤压着他肚子里的肠子,我知道他的肠脏很痛,我这样揉弄只会加剧他的痛苦,可这样能够分担他肚脐的痛。按揉的力度越来越大,他小腹深陷,似已按到脊柱。
“疼么?”
晨勉力笑着点了点头。
“想我怎么杀你?”我不舍的问,想让他亲自选择一次轻松点的死法。“先捅……再剖……用……那把你常常用来'杀'我的刀……”
“你疯了!那把刀没有开刃!”我看他一脸笑容,突然生气他不知心疼自己,“你会生生疼死!怎么可以这么狠!”他闭上眼,“先用筷子吧……”我拿了筷子,捅进他的肚脐,双手握着筷子,加力……
“嗯……”他的肚脐本就受了伤,如此一番,必然是疼的够呛。
他柔软的肚子深深陷下去,他用力呼吸,似是被我捅的呼吸不畅了。
“你可以用手按着肚子,不然你太疼了。”好心疼他。
他笑笑,摇摇头,似是说不用。拔出筷子,只见上面已染血。他的肚子不停抽搐,我扶他坐起。用那把刀顶上他的肚脐。
“疼的受不了,就咬着我的……嗯……”
“呵……”又是摇头。
这种姿势,他的肚子依然那么瘦,却很放松。狭长深邃的肚脐看的我心跳加速,恨不得撕裂他的脐。我搂抱着他坐起的身子,他看着抵在自己肚脐的刀,便挺了挺身子,让腹部稍稍绷紧些,我知道,他是为了让我更容易捅穿他的肚子。
到什么时候了,还是这样细心体贴,真好,就要剖开他的肚子,我最爱的人的小腹。
紧张,想让他更疼些,却又怕他疼。
一手紧紧搂着他的腰,另一手加力。
刀尖虽不锋利,但顶着的是他的柔软的肚脐啊,刚被我咬下脐底肉突的肚脐,此刻与刀尖磨擦,疼的他腰腹绷紧了许多。
我放下刀子,不忍地揉上了他的肚子,他笑着摇头,如嫌弃自己太不忍痛,这点小痛还要绷紧腹部。
于是我揉着的时候,他的肚子又软软凹陷了。
忍不住握成拳头砸进他的肚脐,“呃——”,他的肚子猛地陷入,却竟然没有绷紧丝毫。果真是把肚子交给我了么?
我的手没有拿开,拳头用尽全身力气顶着他的肚脐。他的腹部完全放松着,疼痛让他的脖颈微微后仰,而他的肚子中央,已被我的拳头砸压成瘪瘪一层,想是腹壁直接贴进了脊背。我看到他这样的肚子,心开始狂跳,真的想立刻吃掉这个肚子!却差点忘了,他被癌症撕裂的肠脏根本受不住这般击打碾压。
不一会,我抱着他的手臂便被他的汗水浸湿了,我的另一只手始终在他肚子里,他却不肯让自己疼昏过去,依然咬着唇,颤抖地受着。“你好勇敢……”我深情的说。
“……如果……这样便……不行……如何忍受……捅腹……和、剖腹……”他吃力的笑了下,肚子被压成这般,呼吸已太困难。见他脸上有了些不正常的红晕,便渐渐放松了拳头,轻轻揉着那片柔软之地,复又拿起刀子。
“为了我,值得吗?”
“不值……”他调皮地笑笑,“可我……高兴……”
一个大男人,真如孩子一般,突然不忍杀他,却更不忍他生受绝症之苦。
“来吧……我准备好了……”他挺了挺肚子,问我讨要就要捅剖他腹部的刀子。
我给便是。“说好了,疼不要太隐忍,可以吱声。”
“若我能忍住……可不可以满足我一个要求……我怕等下失血太多……我会失语……”
“好,你说。”
“亲亲我的肠子,在我咽气之前,你可以切下一段吃掉,剩下的便放回我的肚子,缝起我的小腹,好不好?”
“……好……都要死了还这么爱美……是觉得肠子裸露太难看吧,傻子,缝小腹很痛……”
他闭上眼笑着,一脸期待表情。




         未完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踩踏之家

GMT+8, 2018-11-16 01:22 , Processed in 0.171601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